2017/09/05

LGBTQ同志酷兒家庭的家長如何為學齡孩童經營良好家校生活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身為家庭教育專業人員,上次的聚會有個男同志朋友帶了自己將入小學的小朋友來,引發我思考來自LGBTQ家庭(家長為同志的家庭)的小朋友,在學校將有怎樣被對待或適應的問題。

最近我讀到 Human Rights Campaign(人權倡議組織)介紹了一個「友善校園」的網站,並說明了幾個LGBTQ家長可以為提升家校關係而採取的行動原則。

我整合了我工作與學理的理解,在此意譯這些家長行動原則:

1.要用具備自信驕傲的態度與自己的孩子多聊聊家庭有很多不同的面貌,並讓孩子常常練習當外人問及自己家庭該如何回應。

2.要與班級老師討論該如何提及家庭的多元面貌、如何稱呼各種類型的家庭、討論霸凌的現象。

3.家長可以擔任學校志工、加入家長會,或是組織任務型的家長小團體。

4.教師須知道提升校園接納多元氣氛是教師必要的專業發展。如果教職員對此有疑問,可以引導他們到「友善校園網站 (Welcoming School website)」。

5.要求校長給老師增能訓練,希望校方能鼓勵老師們能對多元家庭有自主的進修。

以上要點的原文如下
http://www.hrc.org/blog/tools-for-lgbtq-families-as-they-head-back-to-school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8/27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可得奧斯卡最佳影片非浪得虛名

我昨天終於看了《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這部片的餘韻在看後還一直在我的心中發酵。

以前呢,關於青梅竹馬的戲,我會將《盛夏光年》和《愛在暹羅》一起類比。我甚至一度覺得《愛在暹羅》比較好看。不過看到了《月》片後,現在想,若去除黑人身分認同與黑人社區的部分,那種由童年而建立的好友情誼,那相知相惜的知己(摯友),《盛夏光年》出現的時間反而比《月》早有了先見之明。我有種觀片後的傷感,就在想起兩片時浮出。

《月》和《盛》都處理了兩男(不見得都可定義為同志,隨你)摯友發生了情愫,在無法言明之下,但又超越偏見而能彼此接納的狀態。故事的後續,一樣是難以預測,但最美的就是那段共同走過的歲月,與互相疼惜未能彼此參與的歷程。相逢時,那補足的缺憾,是最美的關係也是最具意義的時刻。


那,侯孝賢的《戀戀風塵》也是女男間的青梅竹馬之愛,跟《月》比起來如何?那我得說,那令人惆悵與回醞條件真的就少了些。最主要是,同性間的情愫,摻雜著內心恐同的自我否定,附掛著怕被貶為女方的男性自尊,以及巨大的同志污名副產品,使得同性間的情愫難以言明,曲折避諱,且不易確認(到底是性的遊戲呢?還是有愛呢?),於是那描寫苦悶、迂迴的過程,就充滿了戲劇張力。當然,《戀戀風塵》中的女男追求,也有這麼基於雙方之尊嚴而婉轉、錯失、告白及確認的歷程。觀影的樂趣就是察看這些細微的表情和互動,跟著一起參與確認有愛無愛的有趣歷程。但若論戲劇張力,女男間還是得操作階級、貧富、價值觀等等對比以創造出具反差效果的戲劇力。而男男間也放入同前述的這些反差,那衝擊就更大了,至於女女間,可能少了男性沙文自尊的這一環,角色為情所苦的戲劇張力,似乎就沒男男般高反差。我不是說男男的感情戲都比較精彩,而是在講某些故事草稿容不容易營造的戲劇性強度。基本上,電影好不好看,除了角色與情節的設定外,還要看導演會不會說故事。

《月》的導演算是說了個好故事了。在階級的落差上,取材自「黑人」、「瘦小」、「貧民社區」,導演好好的介紹了一個黑人社區的世界,完整地勾勒了角色成長的歷程。在宏觀的角度上,導演述說了霸凌的源由、產出反擊自信的機緣、教育的失能、家庭功能的頹傾、毒品與性交易的因果、犯罪與死亡、就業與更生。在宏觀的社會議題中,導演將道德批判淡化,用人文的視野陳述現象,呈現了對多元社群的憫惜。因此,這部電影有深度也有廣度。

而在微觀的個體生命經驗中,他也讓有心的觀眾可以察覺到主角、(有得獎的,第一段飾演販毒老大)男配角的心情轉折。其中,道德良知是在一些情節發生時,在角色表現一副難以啟齒、低聲承認的表情中流露的。例如,毒老大好心留宿小朋友夏隆,卻也得回答夏隆追問其母的毒品是否由毒老大供給。或是,前一晚是好朋友的凱文,卻非得在惡生起鬨時從眾選擇夏隆來欺負。多年後,假釋中且成為廚師的凱文對這份愧疚,透過好好的一餐料理與問候,彷彿是一次最又誠意的致歉。這些道德良知的浮現,不流於說教,而是奠基於人與人的情義,所以我說這是人文取向的電影,不是道德宣傳片。

所以,宏觀的視野也有,故事的脈絡也清楚,也處處流露了社會批判的素材,主角「夏隆」這角色相當立體,情感與身分認同的推展也具層次。所以,我看這部片就想看看奧斯卡的「最佳影片」是否僅是因為題材的政治正確與同志的時尚而給獎。看來,不是這樣的。《月》就是一部好的電影,是那種會讓人有濃濃憂傷,但又讓人對愛和人生抱持著一點兒希望的好電影。

PS.上面的海報取自維基百科。經一起觀影的A.告訴我,我才驚覺這以男主角夏隆為形象的海報,其實分由飾演童年、中學、壯年三個演員的臉拼成一張臉的。最右的臉是壯年後的夏隆,留著落腮鬍。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8/21

我不喜歡囧星人用病理學與診治的觀點來看待ADHD(過動)體質者

囧星人是我有訂閱且非常喜歡看的Youtuber。
但囧星人2017年8月14日〈成人也有過動症?偏方有效嗎?常見誤解你必須知! 〉的影片觀點,我是很不認同的。這部短片在此 https://youtu.be/6W5VEXKtJLI


「疾病!」 「疾病!」 「疾病!
我不認同這部影片用「病理學」的觀點解釋了有過動體質的人類。

我也不是反對用DSM手冊來界定體質狀態。但疾病的偏見與污名對人與兒童的傷害是很大的。我可以理解很多醫師看待疾病是很中立也未必帶有價值的。

但我必須說,凡有體質超乎平均的狀態,並不該看做「疾病」,並非得醫藥介入「診治」。

當個體的狀態影響生活機能時,醫藥的介入是合理的。但若僅是被看為病就用藥,那可能抬舉了醫學塑造的權威,並也被納入全球化醫藥的資本主義政治中。

 事實上,有許多ADHD的人之所以產生適應社會的困擾,有一個很大的部分是源自社會僵固的體制。例如,學校教育就是要學生乖乖坐著聽課。但如果是操作式或是體能活動的課程,所謂的「過動兒」有時是如魚得水。但人們總不是批判為何這樣的社會體制不是循著「過動兒」的屬性而設計。

我在中學教育現場的確可感知有學生體質有所不同(例如不能好好坐,總敢爬高與冒險,一再地口無遮攔,是非連連),這些恐近ADHD的孩子有種特性,對於著迷的事,會將體力用竭到全然投注在他有興趣的事上,家長不難發現這樣的孩子玩到攤睡在地板。ADHD體質的人,對其著迷的事,其實是可以全然地專心的。可見「注意力不足過動」這樣的文意,其實是不能詮釋體質的屬性。

為何我們的社會與體制,總要人坐好、乖、有禮貌、謹慎、不講粗話、別冒險?解構這樣的偏執與僵化的體制,我想,不見得是ADHD的人要被醫治與改變,是我們的社會要能適應與包容不同,我們的體制要有彈性讓不同天份的人可以發揮。

疾病與病理學的認定可能會製造當事人受規馴的災難,尤其是讓當事人自我貶抑。 對於特殊體質的人,該用的是empower與賞識的角度助其發揮所長。

我不覺得藥物是必要的,我也認為醫學介入是須慎選不迷信科學且具人文視野的專業人員。

更重要的家長要理解ADHD兒童所特需的教養技巧,例如,減少負面指謫,多找正向肯定。口令須簡明具體,不要奢求兒童聽懂抽象或形而上的空論,不要過高期待三思後行或敏銳的同理心(過動兒的同理心有時是慢一拍在平靜時產生,但不是欠缺情義)。

或許用同性戀曾被精神醫學病理化對待的過往歷史來比擬,有人會懂。

該改變的,常是人對既定制度的偏執(如不見得得安靜坐好聽課,特許一兩人可蹺腿上課的自在,其實可以包容。一如婚伴對象同性也可)。該改變的,未必是個體。所以在社會學sociology的觀點,ADHD不是個體該診治的問題,是社會有否讓人適性發展的問題。

後記:
關於同性戀者被診治過程承受的痛苦,可看電影《遇見好男孩(Latter Days)》。
另有部電影描述調皮的孩子如何充實了身障同學的生命,但其父母一度用藥讓過動孩子變呆。孩子變了個人樣後家長索性停止使用ADHD藥,這部真人真事故事,請看電影《逆風少年(Different Drummers)》 (2013) 。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8/17

臺灣LGBTQ同志運動歷史年表 (Timeline of Taiwan gay and lebian movement)

以下時間表由胡萊安整理與撰寫。如有需要勘誤之處,請聯絡酷叟 askwusir@gmail.com


點擊時間軸上的文字方塊,可閱讀詳細內容。時間軸可用滑鼠壓按拖移。

胡萊安為臺灣的歷史研究者 ,引用本資料庫請註明「年表資料由胡萊安提供」。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8/08

新北基隆人權景點遊‧學指南摺頁教材出爐

對不起,酷叟上週因被派去國家教育研究院臺中院區辦研習活動整整一週,沒時間正式公開我統籌製作的這份「新北基人權景點遊‧學指南」。


「新北基人權景點遊‧學指南」這份摺頁教材,是我(酷叟)在基北兩地跑章申請及爭取經費印製的。執行這個計畫我跑了超過30個景點,用運動攝影機錄製了不少景點短介,並規劃了人權景點網站,其內有整合GPS座標資訊。這個摺頁裡我收錄了超過26個景點,有26個小小篇的人權故事,由我描自Google Map的手繪地圖,以及摺頁內的照片幾乎皆由我親照的相片80餘幅。


這份教材設計我比較滿意的地方在於文案的撰寫。在人權的學理上,許多權利在不同的立場上,常存在著權利衝突,所以人權教育比較不是在陳述一定的是非對錯,人權教育在於提升論理與思辯的能力。所以,我這份摺頁素材,有許多事件的描述,有意讓讀者讀完後可以感知事件的爭議所在,透過選材,其實也在呈現人權的基準。


受限於摺頁的篇幅,如何在短篇的文字,傳達出故事概要與人權啟示,這都是我所克服的挑戰。


收到與讀過這份摺頁,可以怎麼做呢?我熱切建議大家保留這份資料,跟尋常拿到的風景區導覽地圖放在一起。這份摺頁的景點有些都還相當秘境,值得順道一訪喔!


如您會用座標來設定導航機,那您將不難找到我推薦的人權景點,您也將有機會與我一樣身歷其境,沈潛其中且心有所感。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6/18

「土地正義」專題演講摘要與嘉義市洪雅書房踏訪

剛剛有空整理一下手機所存的GPX紀錄檔,回顧了今年3月10日輔導團所辦的南區委員成長活動。

該天的活動上午是在嘉義市民生國中聽演講,講師就是經常上電視控訴惡意迫遷、浮濫徵地的徐世榮教授,講題正是「土地正義」。(同名書籍印象裡也獲得年度好書的獎項)

這是我第二次聽徐世榮教授的演講,不過這次講了甚多「耕者有其田」政策對眾多「共持土地」者的迫害。在演講中得知,蔣中正政權為一改大陸土地政策的失敗,於是致力於臺灣的土地改革。然在列為徵收土地的對象設定為「地主」,許多共持土地者因此被看成是地主,土地遭到徵收。最悲慘的事情是,臺灣的許多「地主」土地多很小塊(僅是土地共同持有人之一),但土地改革所用是大陸大地主都得整肅的概念,臺灣共持土地者與地主,實未有大陸地主般的壟斷,因為台灣的許多地主地不但很小塊,還是共同持分,但卻被視為「地主」而被徵收。這些失去土地者,下場比原先的佃農還悲慘,許多佃農同情被徵土地者,表示可否不領地,求情避免徵收收租對象的土地,但政府不為所動。

當時土地改革錯誤設定徵收對象,曾遭省議員鎮重的警示,表示許多人一夕之間將身無分文。但政府一意孤行,照顧了佃農使其耕者有其田,卻讓小地持分人被視做地主而犧牲。土地改革讓資源與財富重新分配,但違失正義。徐教授表示,這樣的內幕,是在田野訪查中這才發現政府引以為傲的土地改革,其實違反正義。

令人憂心的還有現在浮濫徵收的現象。無論是台北港、桃園航空城,或是苗栗大埔案,政府都以公共利益的開發為名義,遂行強迫徵收。但事實上,政府透過區段徵收,依法可將部分土地轉售給建商,藉以增加地方政府稅收。而農地收不到稅收,所以各有錢、貧窮縣市無不濫設工業/科學園區。農地加速地變少,徵收了民地,卻遲遲都不建設工業區履約,資訊不透明下老讓炒地皮者得利,未能履行徵收目的,欺騙讓人出讓私地。利益掛帥的虛假願景,浮濫徵收僅是意圖圖利建商與增加地方稅收,無視看重地產意義的拒絕徵收者。這場演講,聽到許多偏遠地方的小民,面對浮濫徵收與螳臂擋車守護具土地情感的家園,我們不免為國家機器與資本主義的運作感到憤怒。

上午幾度憤怒欲淚的演講之後,研習者下午趨往人權景點。這次的人權景點是洪雅書房。其熱血老闆余國信有其特別生命歷程,他從生態觀察的專科生,繼而投入社會運動,並建立集結各種具批判性書籍,形成一個倡議社運理念的獨立書店。


完成今日的活動後,我快速地走訪原為日治時林務局宿舍區的檜意森活村。

政大徐世榮教授為人權教育輔導團主講「土地正義」



>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5/31

三貂嶺火車站與猴峒間適合看火車的地方

這端午連假我算盡天機等了個假期第三天(週一)到三貂嶺碩仁社區,準備來個三貂嶺瀑布群的健行。晴雨兩地的體驗,實在莫名其妙呀!

出發的前一天(週日),我想說陽光中卻還偶飄雨滴,據知隔日應是大晴,步道也會較乾。那晚,我還特地惡補從各處蒐集來的步道情報。

週一天明後,我們為了能搶到碩仁社區的停車場地,特地清晨一大早6:30出發。我出發看了電視氣象說降雨會減少,想說這幾天陽光也有露臉的,結果上國道過了五堵就飄雨,三貂嶺雨勢更不小,悻悻地回到永和,這才相信蘇花公路連雨落石中斷交通,必然是東半部雨況連連呀!

我對三貂嶺瀑布群的步道久仰已久,從臉友、網站甚至是當地文史工作者所撰之書冊都備妥研讀,這次是我第二次到碩仁社區,但因雨終究沒走成。A.一直跟我說,沒關係呀,這樣出來逛逛很好呀!

好吧!我剛好對三貂嶺火車站這個站前沒有馬路的火車站相當好奇,於是我們就在雨中前往造訪,這麼說來,這趟就沒白走。

三貂嶺火車站因腹地太小,所以沒有可到站房的馬路 。通往火車站的水泥路,僅可供機車到達。我們到三貂嶺火車戰時,看到小站內有很多的遊客,他們應該也是準備要走三貂嶺古道而在此下車。或許是因雨不小的關係,他們在站房內等候。這天的站房內部都沒有燈亮,整個候車室相當陰暗,但我看到這火車站竟有售票窗口與售票員。原想這個站相當地小站,應僅是招呼站的等級,但我卻也看到約有三個台鐵員工。

這個火車站因腹地太小,僅有兩股鐵道,各依傍著岸式的月台。靠河這側的月台連接著站房,而靠山的那側月台,月台建築較短,但用鐵架延伸到長列列車可停下客的程度。鐵架延伸的月台還緊倚著石壁,我想台灣應沒有其他火車站的月台是緊靠在山壁旁吧?

三貂嶺火車站因僅夠築兩股鐵道,所以由猴峒發車的平溪線列車無法與宜蘭線鐵道外另設專軌,據我判斷,三貂嶺站兩旁皆無住宅卻還設站,應是為管制平溪線併入宜蘭線,所以該站成為重要的號誌站。這次旅行,我在廢棄的碩仁國小前看到平溪往猴峒的列車因號誌燈紅燈而在併入宜蘭線鐵路前停車。果真,遠處我看到宜蘭線鐵路有開往臺北的普悠瑪號全速行駛,平溪線列車必須在支線鐵道待避。


由碩仁國小往三貂嶺火車站路途並不遠,10分鐘內的腳程就可走到。水泥步道就鋪在平溪線鐵道旁(千萬不要走在鐵道上,因鐵道呈彎曲,火車來是來不及反應的)。走到平溪線與宜蘭線鐵道會合處,經指示引導應往穿越鐵道的地下道行走(地下道很陰暗,今也因雨有些水灘。但千萬不要直接橫越宜蘭線鐵道,因該路段逢三貂嶺隧道及彎道,往蘇澳與北迴線的班車非常地多,列車常從山洞竄出,橫越鐵道者絕對難以應變。)從人行地下通道穿越鐵道區後,步道依著繁忙的鐵道,沿著基隆河延伸至三貂嶺火車站,步行的道路即終止。

目前(2017.5.29)三貂嶺火車站站房對面的月台旅客,都得經由站員的指引後才可跨越鐵道出站,既然三貂嶺往猴峒的鐵道正在施做明隧道,我想他們會不會趁機做出個天橋,避免旅客的危險?老實說,宜蘭線火車來來往往的班次真的很多,三貂嶺站實在是需要三股軌道,並設其中一個月台是島式月台才好。但,看來,這裡的腹地狹窄,似乎真無餘地多設一島式月台。我看,騰出空間鋪個三股軌道似乎還可以辦到,但就是真的塞不下一個島式月台。而偏偏,三貂嶺站依我今日看來,仍是自助旅行者經常利用的火車站。

我在這篇裡其實一直談到經過三貂嶺火車站的各級列車往來相當頻繁,這裡也要介紹幾個看火車與拍攝火車的好地點。一個好地點是猴峒車站出站後往東行,過瑞三煤礦洗媒設施之後有個停車場與小公園 ,小公園就可在適當的視覺距離中看到整列列車映入眼中。得提醒一下,看火車別靠太近,因為太近火車就像拍臉部大特寫一樣,看得到器械與塗裝,卻不能看到整體列車包含首尾的完整樣貌。在此處,因火車出猴峒往三貂嶺的鐵道略呈彎曲,所以列車因這鐵道的弧度使節節列車的姿態而特別好看。
最右下是從我陽台處外看,永和竟是藍天白雲的豔陽天,與三貂嶺的陰雨綿綿不同。

第二處 拍攝列車好地點,是猴峒往三貂嶺間鐵道隔基隆河而在對面的縣道。我做了份地圖,標註了三貂嶺站前後很適合看彩繪列車的地點。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hYjyfDa0VXZXevcUhOG67VIC31o&usp=sharing

返程在國道三號上,南港隧道之前還是點點滴滴的雨,但穿越隧道,竟就看到藍天白雲。回到永和,豔陽普照,這天真的見識到兩地天氣的鮮明對比。問題是,永和與三貂嶺不是相隔太遠的兩地吧,天氣竟如此不同。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2017/05/11

以往不被倫常接受的「非常」,今日竟成為日常

不得不表示清楚,我所有的言論或文章,其實有很多的成分都來自我社會學(Sociology)學院訓練的基礎。於是,我就忍不住想要推薦很對我口味的書:《性別作為動詞:巷仔口社會學2:性別如何形塑,又如何在行動中翻轉?》

對於當今很多性別教育的批評,我用我所知的社會學來看,有很多鞏固既有秩序的想法,基本上都是社會學會去解構與批判的,既然知識令人警醒,對於走回頭路去回歸推崇既有制度的聲浪,我的內心因不見平反的出路,不免就焦急憤恨。

而這本《性別作為動詞:巷仔口社會學2:性別如何形塑,又如何在行動中翻轉?》算是殷盼學術界而終於面世的平反見證,值得探究與研讀。請讀本書之介紹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1529?loc=P_002_1_002
 照片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這本書最精彩的一章,是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王宏仁所寫50年前對於「自由戀愛」與「情侶私奔」的媒體撻伐現象。父母之命曾經是婚姻必經的認證程序,但曾幾何時,戀愛已有機會與雙方家長脫勾,報紙也從不再挑「情侶私奔」報導。從以往至今,倫常的「非常」,竟成為日常。這是王宏仁這篇回顧50年來的變遷很有意思之處。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